這兩個禮拜感冒得超慘,一直咳嗽,晚上吃Nyquil早上吃Dayquil,這是美國一種紅色液體感冒糖漿,雖然止咳非常有效,但是總搞得精神沒有辦法集中。我早在二月的時候就買了演唱會的票,但是因為生病,所以一直到當天下午還在猶豫要不要去,後來意志戰勝病魔,想說豁出去了,詢問朋友後知道 Webster Hall有一些位子可以坐,坐著聽完總不會消耗太多體力吧。於是我八點準時到達Webster Hall.

開場團是Willy Mason, 兩人樂團,一個人拉小提琴一個人彈吉他,音樂很鄉村。其實以前對這樣的音樂沒有什麼感覺,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年紀大了,對於敘述著個人經驗和故事情節的歌詞越來越喜歡,聽著歌,懷想她們創作的心情,無形中和他們有一種很親近的感覺。

Beth Orton在十點左右終於出場了,不知道她幾歲,但是活力十足的她看起來像個小女孩,穿著粉紅色條紋的無袖襯衫和黑色的緊身牛仔褲,金黃色的流海遮蓋著臉頰的右側,隨著她身體的擺動飛揚,她看起來削瘦,但是低沉的聲音卻有著十足的爆發力,特別的喉音真的好吸引人。她連和觀眾的對話也帶有小女孩般俏皮的個性,不斷的將重音放在第二音節的Thank You,真的很可愛。

她幾乎唱足了音專輯所有的歌曲,在Comfort of Strangers時,她卸下身上的吉他,就在前奏時背對觀眾朝舞台後面走去,突然轉身,做一點點Jazz的舞蹈,慢慢的向前移動,然後抱著麥克風開始緩緩唱起。這是我這張專輯中最喜歡的一首歌,清楚得記得每一個鼓聲的落點和換氣的節拍,雖然感冒的我根本都沒有聲音,還是張開嘴巴跟著唱。能夠聽到自己喜歡的歌的現場表演,真的是一件好幸福的事情。

Beth Orton感受到紐約樂迷的熱情,在謝幕後還出場了兩次,一直唱到了午夜十二點,她唱了很多首前幾張專輯的歌,例如ooh Child, Concrete Sky。真的聽得好過癮呀,十二點多走出 Webster Hall到Union Square坐subway, 腦中不斷浮現Beth Orton的身影和歌聲,我不再咳嗽,感冒似乎完全好了,真是神奇。只覺得沒有帶數位像機,真是遺憾,沒能將她可愛的倩影和大家分享,但這個夜晚將永遠是我在紐約美麗的回憶。

Strawberryfiel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