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t2.JPG 
圖: 人快滿出來了的 The Markt

不知道從什麼時後成The Markt 的常客。即使像是飄著雪的今天, 我仍不辭辛勞攜朋引伴光顧這家永遠人聲鼎沸的小餐廳,誰叫一早起來腦筋裡就只有那熱騰騰的拿鐵,新嫩多汁的 mussels,和金黃色的法式蛋餅呢?

今天和一個在紐約第一年就認識的朋友約十二點半, 是一個 late brunch (硬是要說brunch 才有 fu)。天氣挺冷,怕冷風隨川流不息的人客鑽進室內,餐館門外架起了暫時的棚子,紅紅的像電話亭。我迫不及待推開門,阿,又是我先到。不出我意料的, 餐廳照樣座無虛席。 空間中迴盪著的談話聲,桌上食物飄來的香味,還有吧台裡飄出熱騰騰的煙, 一下子身體就暖了起來, 全身的細胞也醒了。

小小的櫃台旁擠了很多人,硬是找了個角落容身。我發現每次來這,帶位的都是位五六十歲瘦瘦小小但活力充沛的非裔老頭。今天我心血來潮,問他在櫃台旁那有著怪異投幣孔的木箱是什麼,他居然親切得拉起我的手解釋一翻。雖然嚇一跳, 可是想起他平常對客人熱情的模樣好像每個人跟他都是好朋友似的, 就覺得沒什麼好大驚小怪, 就是這樣一個溫暖而且熱情的人。

markt1.JPG 
圖: 這個有趣的木頭櫃子是存放德國小酒館員支票的地方, 一個員工一個編號, 就從小洞中把支票拿出來, 可是這樣不怕自己的支票被偷拿? 不解

餐廳人多,但流動率很快,朋友到後約十分鐘我們就入座了。菜單只是看好玩的, 我早就盤算好要點什麼。兩個人吃, 除了拿鐵需要點兩杯之外,淡菜跟蛋餅各一份就夠了。別擔心不夠吃, 兩個女生一起吃分量剛剛好。

從帶位先生那聽說, 這家餐廳幾乎所有裝潢都是從德國運來的。這些原屬於一家德國小酒館的擺設,不知道什麼爆炸事件後,全被運了過來。包括那有奇怪投幣孔的木箱,不能走了的壁鐘,錶框的黑白照片,黑色鑄鐵壁燈和牆壁上的木頭裝飾,建材, 難怪整間餐廳散發一種特殊的韻味。一個走進歷史的德國小酒館,沒想到在紐約以不同的樣貌活了過來,想著想著,我又更愛這家餐廳了。

markt5.JPG 
圖: 在酒吧旁的鑲邊正方形木頭椅

香濃濃的拿鐵先來, 緊接著是重頭戲--淡菜。 我們新嘗試的白酒口味聞起來好香, 堆得滿滿一整鍋的淡菜和點綴其中的洋蔥絲西洋芹, 看起來既漂亮又可口, 我在吃完淡菜後硬是用法國麵包把沈在鍋底的醬汁沾完才肯罷休。接著是有鮮蝦番茄和歐芹的法式煎蛋餅,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道菜很營養, 非常適合在星期天的 brunch 點來補充一個禮拜的營養不良。最後又禁不住誘惑, 再點一杯拿鐵, 閒話家常了幾句才離開。

markt3.JPG 
圖: 麵包乾乾的不容易吃, 一定要沾 mussles 裡面的醬汁才好吃

markt4.JPG 
圖: 從淡菜到配菜到湯汁都被吃完的主菜

markt6.JPG 
圖: 黃金色的煎蛋餅

其實紐約餐廳這麼多, 比這個更好吃的 brunch 大有人在, 只是就愛上她熱鬧的氣氛, 在裡面享受佳餚的人們, 可愛的侍者, 和坐在對面的朋友們。能偶爾在這麼一個溫暖的小角落用餐, 在這個大城市也稍稍不覺那麼寂寞了。

markt7.JPG 
圖: 後半部餐廳仍喧騰

 

Strawberryfiel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邵
  • 很好吃很好吃
    但這樣吃蠻多熱量的喔!
    但天冷的地方確實需要多些熱量

  • 所以才要勤做瑜珈減肥

    Strawberryfields 於 2009/03/03 12: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