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834.JPG 
(圖: Bar in a boutique hotel)

<最長的午餐>

要回去的前一天, Victor 請大家到鎮上的一個精品旅館理享用道地墨西哥餐點。和我們一起用餐的有Victor, Victor 的老婆, 樂手 Gills, 他的老婆, 和我們四個女生。 不知為啥午餐約三點開始, 還好去之前Victor 先帶我們 beer tasting 吃了不少chip and dips , 不然大概稱不住。

IMG_4772.JPG 
(圖: Beer tasting 一次有四種, 喝完肚子圓滾滾)

從我們坐下來到離開, 杯子裡的酒從來沒有空過, 只要一見底, 侍者馬上過來加滿, 我很好奇這酒錢到底是怎麼算的, 一杯一杯還是 open bar? 總之我覺得酒錢應該很壯觀地。 大家邊喝邊聊, 吃吃麵包, 不知道過了多久才開始點菜, 通常坐下來不用五分鐘就知道自己要吃什麼的我還真不習慣。

IMG_4824.JPG 
(圖: 旅館每個房間都有名字)

趁著上菜的時間, 我們去旅館到處走走, Victor 還吩咐侍者打開房間讓我們參觀, 好像旅館是他開的, 房間裡面的傢具和擺設真不是蓋的, 濃濃的墨西哥風但又精緻高雅, 一晚住起一千塊美金起跳。

IMG_4819.JPG 
(圖: 好想躺阿)

回到位子菜也來了, 大家仍是不停的喝阿聊的, 大概是大家有點醉說話比較不小心, 不知道誰提起了 Shelley 最近想要換組結果失敗的事情, 結果像點燃一個炸藥, 一發不可收拾。Victor 說他聽到 Shelley 想換組沒有經過正常的程序, Shelley 說 Victor 沒有查證就相信其他人說得話, 結果坐在我對面的 Shelley 一個忍不住, 眼眶一紅, 就飛奔到廁所去哭了。我們幾個像接力賽一樣輪流去色所找她, 連 Victor 的老婆也去找她, 我還蠻喜歡她老婆的, 雖然沒有小孩, 可是有媽媽的味道, 她以前也是很成功的媒體人, 給我們很多工作上的建議。

IMG_4829.JPG 
(圖: Shelley 和 Gills 老婆)

也不知道是誰來催, 一看錶, 已經九點了, 我們居然在這個旅館吃名義上的午餐吃了六個小時。然後不知道誰還提議去續ㄊㄨㄚ。於是紅眼睛的, 喝醉的, 想睡覺的 (我) 慢慢得往 Gills 家走去。

<墨西哥樂手 Gills>

IMG_4474.JPG 
(圖: Gill (左二) 和他的樂團)

第一次看到 Gill 是在間義大利餐廳, 他是一個五人樂團中的吉他手, 個子矮矮的, 總是一臉微笑, 彈吉他的時候也不例外。他的兒子 Diego 在我們公司做 intern, 我這個不愛交際的人, 怎麼想也想不起他的臉。

IMG_4453.JPG 
(圖: 這小喇八手聽說大有來頭, 以前好像在 Saturday Night Live 吹喔)

這間餐廳的義大利菜還不錯, 酒也挺好喝, 但是在樂團開始表演後我才知道為什麼這裡是 Victor 最喜歡帶客人來的餐廳。在這麼小的鎮上, 技巧這麼精湛的樂手們, 演出這麼有渲染性的佛朗明歌和探戈, 真的很難得。

後來我們有機會到 Gills 家, 一個在鎮上的小公寓, 小雖小卻佈置的很有墨西哥風味。Gills, 拿出了珍藏的 Tequila 請我們。後來不知道怎麼了, 我們全都在 Diego 房間跳舞, 那是一個四周都是 CD 的小房間, Diego 繼承爸爸的音樂天賦, 寫了很多好聽的音樂, 其實我們也沒有很醉, 只不過藉酒裝愛跳舞。

IMG_4857.JPG 
(圖: 這瓶龍舌蘭阿.....)

那天其實蠻開心的, 不過 Gills 的老婆後來不得不說出時間很晚了想要睡覺之類的話, 我們才意識到時間已經不早了, 該回去了。要主人說出這樣的話實在不好意思, 不過 Gills 卻很想要我們留下來的樣子, 希望他們兩個在我們離開後沒有吵架。

IMG_4859.JPG 
(圖: 在Gills 兒子的房間, Gills, Shelley 和 Wing)

Strawberryfiel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