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182.JPG

像我這種凡事不求甚解的人常常發生一些小悲劇。一直以為要去看的是 Hair Spray, 走到五十八街的戲院發現Hair Spray早就停演了阿, 打電話問小羊才發現原來是看 Hair, 於是再走回四十五街, 搞得晚飯都沒吃就得進場看秀。

排隊的人潮將戲院門口擠得水瀉不通。星期二晚上七點的票聽說賣了八成。這是一個古色古香的戲院, 有著像中央車站一樣點綴著金色星星的藍天頂。在這樣一個古典的戲院看有關嬉皮的舞台劇還真是超現實。我們的位子雖然在倒數第二排, 開演前因為前面有空位所以前進了五排, 視野更好更清楚。賺到!

IMG_5178.JPG

圖: Hair 為今年東尼獎得主

IMG_5185.JPG

圖: 排隊等進場的人們

Hair 其實有一段蠻波折的歷史。1967年兩位失業的演員 James Rado and Gerome Ragni 看到當時紐約東村生氣蓬勃的嬉皮文化, 想將嬉皮文化搬上舞台, 在歷經被拒絕和找不到場地等鳥事後, 終於在紐約的 Public Theater 登台, 1968 年歷經四個月的表演後下台, 1977 年僅演了四十七場復出失敗, 2008 年再復出, 在 2009 年一舉拿下了東尼獎最佳復出 Best Revival of a Musical。我覺得即使過了四十年, 這齣背景設在六零年代表達嬉皮精神和宣揚反戰的舞台劇現今看來仍深具意義。

一般百老匯歌劇都有鮮明的男女主角和故事主軸, 即使英文不通也能大概了解劇情。Hair 雖然也有男女主角, 但主要藉由歌曲表達嬉皮世代的意識形態。好聽的音樂, 舞台背景和服裝設計都將我的心緊緊得接軌六零年代, 只有那歌詞阿我的天, 聽得我一頭霧水, 好像被隔在門外只能透過鑰史孔一窺究竟。Hair 探討的議題之廣包括性愛, 藥物, 環保, 戰爭, 人權, 種族和宗教等, 歌詞裡面的單字多又艱澀, 早知如此我會先把歌詞看過一遍再來的阿(氣)。好在網路上有關 Hair 的資料豐富, 經過辛勤的資料收集對於這齣劇也能拼湊出一個完整的輪廓。

IMG_5179.JPG

圖: 感覺是帶著頭巾的演員一名

若Hair有一個故事線那應該是Claude從軍的心路歷程了。Claude 一開始和父母起爭執堅持反對戰爭成為嬉皮, 後來瞞著朋友們到軍隊體檢, 最終加入戰爭結果死亡, 心理的轉折其實令人印象深刻。我覺得嬉皮文化的反戰信念和世界大同的理想固然吸引人, 但舞台上所表現出之生活態度的確有點消極, 就像活在一個泡泡裡, 雖然美好卻和外界隔絕, 並不是最終生活的方式。所以不管Claude 的父母多麼的反對, 也不管路人甲是怎麼看待這樣的文化, 我想是 Claude 自己沒有辦法說服自己在這樣的文化下生存結果才選擇從軍一路。

這樣無力的感覺也出現在女主角 Sheila 唱的 " Easy to be Hard"。送給嬉皮男友的黃色襯衫被撕破後, 她唱道: And especially people who care about strangers, who care about evil, and social injustice. Do you only Care about the bleeding crowd? How about a needing friend? 對陌生人輕易的付出關心, 關心宏觀遠大的反戰議題, 卻乎略身邊的朋友和家人的感覺, 這樣到底算什麼?看到這邊的時候覺得感觸良多, 覺得自己很多時後也犯了這樣的錯誤阿。

IMG_5191.JPG

圖: 舞台

以下幾首歌中出現大量有趣單字。 Color Spade 歌詞中出現一堆歧視黑人的稱呼, 像是 A jungle bunny, Jigaboo coon, Pickaninny mau mau, Little Black Sambo。在另一首歌 Sodomy(雞姦)則出線很多一堆聽都沒聽過的性愛辭彙, 例如Fellatio, Cunnilingus, Pederasty。還有另外一首歌 Hashish (印度大麻花)中則出現一堆沒聽過的迷幻藥物: DMT, STP, BLT, A&P, IRT, APC。說真的如果不是因為這齣劇這輩子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認識這些單字。

Hair 的演員跟台下的互動很多。劇進行到一半, 突然聽到 Be-In!Be-In! 演員從舞台衝到台下給觀眾一朵一朵的小白花。回家請教姑狗大神才知道Be-In是六零年代嬉皮的集體反戰運動。第一個 Be-In 在1967年舊金山的金門公園, 後再演變成十萬人的 Summer of Love, 當時不只舊金山, 紐約, 芝加哥等大城市的的嬉皮也全部集合起來宣揚反戰。Hair 最後一幕邀請觀眾到舞台上和二十幾個演員們跳舞, 奔放的音樂, 手牽手的舞蹈, 還有台下熱情的互動, 一片世界大同的模樣, 也是複製 be-in 的感覺吧。

印象最深的當然是此劇最受爭議的全裸一幕。因為事前沒有做功課所以看到全裸的時候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二十幾個演員排開站在舞台上, 燈光先全暗, 然後暗藍色的燈光打在舞台上, 肌肉的陰影輪廓和下體的毛髮真是一覽無遺阿!

最後想要講的是開場時的第一首歌 - Aquarius Love, 匪夷所思到底水瓶座的愛跟嬉皮有什麼關係? 朋友説因為水瓶座給人的印樣比較博愛, 好像也蠻對的。原來Rado自己就是水瓶座的, Aquarius Love 算是他探討自己的星座的作品。那個時代星座就像現在的風水一樣十分盛行, 據說 Hair 首映的日期, 演男主角演員或是女主角的星座, 都會諮詢星座學家, 好像我們現在找風水命理師一樣的。

最後一首歌 Let the Sunshine In 如其名, 是一首很振奮人心的歌曲。一齣小小的 Hair 沒法停止世界上的戰爭, 可是好聽的歌曲可以平靜內心的世界。有著小小和平內心的每個人, 世界才能更美好。

Strawberryfiel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西施
  • 水瓶座是邊緣人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