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s2.JPG 

 

今天破天荒, TKTS 在冷風中排了兩個半小時的隊買了 In The Heights 的票。暗自發誓以後絕不要在冬天做這種事, 就算多花一點錢也寧可在網路上買。說真的, TKTS 買一張票也要 $90, 位子雖然挺不錯, 但我還是寧願花一半的錢去坐在 balcony

 

一進戲院就被佈景吸引, 我沒去過 Washington Heights, 但直覺那裡的街道就應該是長這樣! 左邊是間有著褪色西班牙語招牌的小修車店, 右邊是個破舊的小雜貨店和傳統的美容院, 舞台的最右邊則是一個小小的地鐵入口, 標示著181 St. A Train 兩棟紅磚屋中間露出半截的喬治華盛頓橋。不知怎麼的整個心情變得很興奮, 下午排隊的陰霾一掃而空, 期待接下來住在這兒街坊鄰居將要發生的故事。

 

heights1.JPG 

 

故事的主角一出場以西哈饒舌音樂自我介紹, 後來音樂轉成了拉丁, 中南美熱情奔放的民族性在音樂和舞步中表露無疑。沒想到劇中的對白也安插了許多西班牙語! 我雖然一個也聽不懂, 但是從觀眾的反應來看, 應該是安排的恰到好處, 點到笑穴。

 

故事中大約十位主角, 出場的時間長短和對白都很深刻, 造就每位鮮明的個性。 這些失了根的移民, 雖然在 Washington Heights 找到安身立命的地方心中卻多少有許多遺憾和無奈。而這些問題不只西班牙裔,在紐約任何種族的第一代移民都很常見。

 

Usnavy 是小雜貨店的老闆, 從小失去了父母親由無血緣關係的 Claudia 祖母撫養長大, 夢想是回去 Dominican Republic 看看父母親生長的地方。Nina 是修車行 Rosario 的女兒, 為坊中最會讀書的小孩, 卻因為失去獎學金, 無法同時兼顧工作和學業而挫學。在美髮店工作的 Venessa,  為街坊中的性感女神, 收入為酗酒的母親花費殆盡而無法簽下喜歡的公寓。Benny 是劇中唯一的黑人, 他在 Rosario 的店中打工, 喜歡店主的女兒 Nina 卻因為種族關係而不被 Nina 的父親允許。這些金錢的身分的語言的認同的煩惱在大家心中打上了大問號。

 

這些問號在 Claudia 祖母贏了樂透 $96,000 後似乎再也不難解決。Usnavy 終於有錢可以飛去父母的故鄉, Nina 也有錢可以回去上大學了。只是沒想到在大家興高采烈的同時Claudia 祖母卻過世了。最後Usnavy 覺得, 回去看父母的故鄉似乎再也沒有意義了, 因為扶養自己長大的 Claudia 的長眠地, 和自己從小長大的地方, 才是自己的故鄉。

 

除了強烈的拉丁色彩, 我覺得此劇對移民者心情的刻劃最能引起共鳴。Claudia 祖母在知道自己重樂透時唱了一 Patience and Faith, 真的會讓人想要掉下眼淚…..

 

“Listening tofriends, finally got a job working as a maid.  So we cleaned some homes, polishing with pride, scrubbingthe whole of the upper east side. The days into weeks, the weeks into years, and here I stayed”

 

雖然大部分的台灣留學生包括我自己沒有這麼苦過, 可是這讓我想到很多身邊第一代移民者的朋友的經歷, 像是載我去 JFK 機場的司機先生, 或是在中國餐館的侍者。到一個陌生的地方重新開始只需要一種勇氣, 但能將陌生的地方稱作為卻需要千垂磨練。

 

還是很喜歡看百老匯歌劇, 總是能在上邊找到一些影子和共鳴, 帶著滿足的心情離開。

 

 

 

Strawberryfiel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ing
  • 很喜歡你的部落格風格,期待你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