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_IMG_1230.JPG

雖然就住在陽明山腳下, 卻從小討厭山。想到彎彎曲曲的山路, 隨之而來的頭暈嘔吐, 還要舉著疲累的雙腳無止盡得走著, 就什麼賞景的興致都沒了。

第一次體會到登山的樂趣是 2009 年的夏天。當時剛從台灣回紐約, 每天除了上班外, 還認真的跑步和做瑜珈, 原本軟弱的大腿竟然也練出了兩塊前所未有的結實肌肉! 慢慢對自己的體力有了信心, 剛好好友邀約參加 Meet Up 的登山隊活動, 就一口答應報名參加了。

那次除了看到 Hudson Valley 的美麗風景和 Katterskills 的雙層瀑布, 更讓我體會到爬山其實是個很有挑戰性並且獨立性很強的運動, 就和跑馬拉松一樣, 雖然有人一起跑, 但能否抵達終點全靠個人本事。在登山的過程中, 大夥也很少講話, 注意力放在腳下踩的, 手上抓的, 和眼睛所看到的。偶爾到觀景點, 稍作休息調整呼吸喝口水, 便繼續下一段登高的旅程。這種不需要很多互動的運動, 腦筋可以放鬆, 心靈可以沈澱, 很適合我, 我想我所喜歡的運動都有這些特質。

那是第一次, 之後的一年內, 便開始了我一連串的登山活動。大部份都在 Catskills, 離紐約開車三到五個小時的地方。

今年的 Thanksgiving 去了 Algonquin Mt. Adirondacks, 8-10 miles, 3300-4550 feet, 全程預計8小時。這是我第三次的 winter hike, 是 J 的第一次, 所以我們兩個格外小心, 去 East Mountain Sports 買了冬天的 hiking boots, 毛襪, 穿在褲子裡面的飽暖衛生褲, 還有套在鞋子底部的 microspikes, 每項運動的一開始都是一比可觀的投資阿。

七點準時到 trialhead 集合, 天空飄著雪, 偌大的停車場上已有四五輛車, 這次大概有 17 個人左右, 整裝完畢大家往樹林裡走去, 出發!越往山裡走積雪越深, 一開始我們還互相幫對方拍掉帽子上積的雪, 但看雪完全沒有要停的跡象便作罷, 我覺得頂著白白地帽子拍照, 和這冰天雪地的背景其實蠻搭的。

一整個早上, 灰蒙蒙的天色籠罩山頭, 心情其實還蠻沈重的, 冬天登山絕對是一種對意志和體力的考驗。

走到腳酸 -> 想要休息 -> 全身就冷起來 ->得趕快繼續走 (真是一個無法喘息的循環)

IMG_1190.JPG

這個時候全看體力, 耐力, 和裝備。 體力, 耐力和裝備越好的人, 越能享受整個登山的過程, 體力不好的人...就會漸漸沈默, 最後呈現一個大便臉, 顯示不想走。不過這次來參加的人看起來都是登山好手, 沒有一個人呈現退縮狀態。

IMG_1194.JPG

要攻頂前的那頓中餐只有慘不忍賭四個字可以形容。離山頂越近, 風越強, 樹越矮, 我們找不到庇蔭, 就在 trail 上吃了起來。因為拿下手套的手僵硬到不聽大腦使喚, 光是從打開包包, 從包包裡面拿出三明治, 再把包三明治的塑膠套打開, 拿出三明治, 就花了我十分鐘的時間! 況且這被子沒有吃過這麼難吃的三明治,好像剛從冷凍褲拿出來的, 好冰好硬阿!!但人在困境中, 不得不低頭......我只好邊安慰我的味蕾邊吞下這塊恐怖的三明治, 再來我們就要攻頂了!

IMG_1223.JPG

圖: 攻頂!

IMG_1220.JPG

接下來的三十分鐘印象非常清楚, 雖然腳很酸, 但終點在前, 一種征服感油然升起, 不管多強的風雪都無法阻止我們大步向前行, 被冰雪覆蓋的岩石暴露一條條精緻的紋路線, 讓我想到中國的山水畫, 好像活在黑白的世界中, 只有外套是彩色的, 山頂並沒有我期望中的 360 度景色, 所有的一切都被大風雪覆蓋, 能見度只有五呎, 照相背景是一片白!我們在山頂享受征服的快感五分鐘, 便耐不住寒, 趕緊下山了。

IMG_1239.JPG

圖: I made it!

回來後我和 J 聊起當天攻頂, 發現當時兩個人都上演了一場小小的內心戲。

攻頂容易退頂難, 下山時無處可躲, 臉直接被暴風雪襲擊, 結了層薄薄的冰, 我一邊, J 兩邊, 皮膚看起來像臘一樣黃, 本來不以為意想說下山就溶掉了, 登山好手 Kenny 頓時跑來並面色凝重得看著我們。他說這樣可能會組織壞死, 要快點處理, 我和 J 的心都涼了半截。我使勁將手伸到口袋掏出乳液, 脫掉手套, 用力的將乳液塗在 J 的臉上, 好不容易把冰搓溶了, 但為了救他的臉, 我的手很快就沒知覺了, 沒有辦法把乳液罐蓋起來, 也沒有辦法把手放進手套裡, 我亂叫"怎麼放不進去呀"大概五分鐘, J 也不出手相救:

Irene OS: 我的手快斷掉了, 還在那邊發什麼呆!
Jonathan OS: 我的臉已經爛掉了, 我完了....

最後我的左臉表皮肌膚有一小塊轉為黯沈並脫皮, J 則是右臉, 雖然心痛, 但並沒有到組織壞死這樣的嚴重!(謝謝 Kenny -___- )

不過我覺得看在我們兩個臉都結冰而我卻願意先幫他抹乳液的份上, 他實在應該要來幫我帶手套的呀。

這個故事就告訴我們裝備齊全實在是太重要了, 尤其是在這種冰天雪地地方, 我沒有辦法想像如果迷路不小心走步出去困在山上要怎麼辦, 肯定惡夢一場。真是一次有趣的經驗, 我還是會繼續挑戰 winter hiking 的!

IMG_1270.JPG

圖: 很喜歡這種結冰的小小島, 每次看到都要照!

IMG_1301.JPG

圖: 從 Algonquin 開回紐約公路右邊的景色

Strawberryfiel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aade806tw
  • 太棒了!
    我很喜歡從事熱血的運動,對我來說這樣爬有挑戰性的山還充滿皚皚白雪真的是應該在有生之年去爬一下。

    酷斯拉~~~
    阿~太酷啦
  • 說得我都熱血起來啦~~~

    Strawberryfields 於 2010/12/11 00:20 回覆

  • 西施
  • 好感動, 感動你的毅力跟勇氣!

    以前我在 Colorado, 也就是還年輕, 只有學業壓力還能夠規律運動的時候, 也曾挑戰過幾乎這麼瘋狂的雪天運動 - 第一天 hiking, 第二天 snowshoeing, 第三天 skiing. 但是沒有你們遇到的惡劣天氣, 所以真很佩服妳呢, 給你拍拍手!

    希望你臉上的那塊可以趕快活躍起來!
  • 臉上的那塊在我細心的呵護之下已經逐漸重現光明!

    Strawberryfields 於 2010/12/11 00:21 回覆

  • aade806tw
  • 就是要熱血生活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