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128.JPG  

很久沒有參加畢業典禮了, 連我自己在德州的畢業典禮也沒有參加。那時覺得畢業典禮只是一種形式, 沒必要。就像大學的時候也覺得照畢業照只是一種形式, 沒必要。是形式沒錯, 不過因為錯過了那個形式, 今天我的記憶裡, 就少了畢業典禮那天大家丟帽子的歡楊場景, 也少了張可以拿出來給大家笑一笑的照片。

表弟的畢業典禮在歌倫比亞大學旁附近的教堂舉行。教堂大而莊嚴, 他女朋友大老早去排隊, 希望可以搶個好位子幫他照相。排隊時, 穿著淺藍色畢業服的表弟一轉身離開, 他女朋友就偷偷跟我說: 好帥好帥!還說: 看到他要畢業了有種想哭得感覺。我想: 哪裡帥? 又想: 是因為以後不用出去幫他買宵夜而感動得哭了嗎? (我是個沒心肝的表姊) 不過他倆在哥大相互扶持了五年。 我表弟在第一學期就認識她了, 兩個雖是初戀, 卻是少見契合的一對, 真是夠幸運的, 不然怎麼第一次談戀愛就找到對方了。這一次看到他女朋友真情流露, 真是替表弟感到高興, 不但得到博士學位, 還找到這麼愛他的女友。

我們坐在中間第二排的絕佳的位置。教堂前端的彩繪玻璃在陰天還是繽紛亮麗, 舞台兩旁的木雕三層座椅上是教育學院各系的指導教授, 身旁隔著走道, 右邊坐著一排排的畢業生。歌倫比亞的畢業罩袍是淺藍色的, 個人覺得是挺奇怪的顏色, 不是應該用深藍色, 深紅色或是黑色, 看起來也比較有學問。他女朋友指著一個年輕的日本女教授, 好白的皮膚, 穿著應慶大學的畢業袍, 黑色的罩袍和深紅色的戴飾, 前面還有顏色很亮的徽章, 看起來多有氣勢。不果可別小看哥倫比亞淺藍色罩袍, 據說租一套一個禮拜要$350, 買一套要 $900, 真是連畢業前都不望再剝學生一層皮。如果是我, 搞不好聽到這個價錢又不想出席畢業典禮了。

典禮結束後我們很狼狽的在大雨中走回教育學院, 途中表弟執著得去一家印度咖哩餐廳找老闆照相, 他說常去, 那咖哩很好吃。我想表弟心中一定也很不捨, 畢竟這是他過去生活了五年的地方。我突然回憶起台大畢業的前一兩天, 我拿著相機, 從早一路猛照, 把椰林, 小福, 系館, Starbucks, 豆花, 誠品, TU, 全部照下來, 那時後我22歲的小小心靈中是多麼不捨。洗出來的照片道哪裡去了不知道, 不過那天的心境會一輩子記住。

據他說, 我上次去他系館是四年半前, 感覺卻像我才剛來過這裡沒多久, 不過也是, 那個時候他都還沒有介紹他女朋友給我認識呢。去了系辦才知道原來外國人都喊我表弟 Kuo, 看到他每天念書的地方與其他畢業生和教授的互動, 覺得我好像又多認識我表弟一些。看他臉上止不住的笑容, 看他興致高昂的給我看他製作的線上教學遊戲, 我要恭喜他, 並希望他未來一切順利。

 

 

 

 

Strawberryfiel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