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8-kotorikawashima-9.jpg 
(Picture source: 宅宅新聞)

我說了, 感覺很痛快, 好像早就該這麼說了。

這個週末想了很多, 好像回到兩年前在台灣的時候, 到底要回來紐約嗎? 還是繼續留下來呢? 到最後其實不是到底要選哪一個而煩, 而是為了一直沒有辦法做決定而煩。

這次是個不同的決定, 但在做重大決定的時候腦中總是常常浮現一些很瑣碎的念頭, 跟決定本身沒有什麼關係, 但就像大便旁那些飛來飛去的蒼蠅, 在腦筋裡嗡呀嗡的。好比說他的爸媽會不會說話? 要怎麼解釋?但再想想, 那都是在乎別人的看法而產生的問題, 總不能一直在別人的眼光中活下去吧。所以我還是決定辭職了。

每天到處都有人在辭職, 就像小狗隨地撒尿的樣的無所不在, 但我有點慌, 像小時候沒有拿一百分在路口徘徊不敢回家。

從研究所畢業後就沒有空擋, 工作, 換工作, 工作, 都是知道下一步要怎麼走才放開現在的, 所以想到下禮拜的現在, 我將是在沒有工作等著我的狀況下起床, 將會怎麼樣?

可以悠哉悠哉的到杯咖啡望著窗外的美景享受早餐嗎? 還是會思緒奔騰得盤算著下一步到底要怎麼走? 我會不會後悔放著薪水不拿而過著吃存款的日子? 還是我會因辭職而心靈富足得不在乎存款多少? 好多疑問阿。

打電話給寶寶, 跟他說這個消息, 從上個禮拜就開始一直聽我的掙扎也給我很多寶貴意見的他, 聽了也不驚訝, 表明支持我的決定。我想謝謝寶寶, 瞭解我的決定不是任性的。

接下就, 就看自己怎麼規劃未來了, 想要拿到瑜珈老師的 certificate, 想要 pick up 已經被我遺忘好久的金工, 或是好好來研究一下房地產或投資理財, 不管怎麼樣, 先好好的過日子, 別再讓寶寶擔心了。

Strawberryfiel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