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jpg  
Chair6 的櫃台上瞥見一本書“Adirondack 45 peaks“, 才知道Adirondack真是群山匯集之地, 也是登山者的挑戰場, 甚至有所謂"45俱樂部", 只給征服四十五座山頭的登山好手參加,就像台灣的百嶽俱樂部一樣。很屌, 若爬過這裡所有的山, 我一定也要參加這個俱樂部來炫耀一下 :P

坐在角落環顧這間小小的餐廳, 握著手中的咖啡看登山夥伴喧譁場面, 印象中的冬季奧運海報不知被移去哪了, 但裸露的鵝黃色牆壁像溫暖的陽光, 很符合現在的心情, 在身體勞動十多個小時的隔天早晨來這裡用早餐是種享受,昨天在蠻荒中走一整天,今天特別感激人為創造的一切。

05.jpg
(圖: 有機會到 Lake Placid, 一定要來這裡吃 Brunch 喔!)

去年的這個時候也在這裡, 那時 Adirondack 第二高峰 Algonquin 從頭到尾給我們臉色, 暴風雪使能見度近零, 寒風刺骨的Frost Bite 危機還讓我心有餘悸。今年舊地重遊卻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像抽到一支上上籤般的幸運,四十度的大晴天, 不會打寒戰, 不用帶手套, 我感受到第十一高峰 Giant Mountain 誠心誠意的張著手臂迎接我們。

Giant Mountain 的投資報酬率高,不到十五分鐘,就讓我看到山谷寶藍色的湖泊和對岸白雪靄靄的山頭 (心裡響起雷光夏的歌 “一開始你就讓我看見海洋~“)。這風景讓我想到小時候擁有的一包友禪色紙,友禪紙是深藍的底,銀白色線條勾勒出山陵線,小片小片的白雪將山點綴得很有立體感。記得我第一次在中國大陸看到華山,驚訝居然有山如水墨畫中的山,沒想到有一座山讓我驚訝如友禪紙中的山了。

06.jpg

07.jpg 
(圖: 大家最喜歡的仙境照!)

來到了一個半冰凍的小湖,幾個木頭架起來的小橋離湖面不到五公分的距離, 看起來還算結實。大家聶起腳尖過橋之餘又不免左顧右盼這片宛如仙境的景色。半融半冰的小湖有種朦朧仙境之美,好像湖上飄了一層白霧, 湖中的樹和石頭失了根,浮在雲端上, 如夢似幻。後來在臉書上放了很多照片,就這張的回響最熱烈,想必到這樣的景色得來不易,絕對的溫度和濕度,才成就了這樣的美景。

兩個小時三哩路的有氧攀爬,我們登上了4627呎的 Giant Mountain, 山頂的風景讓我好想大聲唱 "峰峰相連到天邊!"

08.jpg
(圖:峰峰相連到天邊~)
 
我們被無邊無際的群山環繞,左邊有彷彿伸手就可以摸到的尖尖的高山,遠方有排像饅頭般隆起的小山,有被枯枝插滿像刺蝟的山,有咖啡色為底上面一點點白色的巧克力牛奶的山,有剛好被太陽照耀而反光的凸頭的山,還有我腳下承受整團登山隊歡樂的"巨人山",一山一面貌,各有各的姿態,能有一天親自拜訪每一座山和他們問好做朋友嗎?

九百多呎的下降,又七百公尺的攀爬,我們登上 4420 呎的 Rocky Mountain。看似遙遠的山頭一個小時的路程就到了,回頭看,巨人山已經在我們後方。這才知道為什麼叫巨人山, 跟其他的山比起來, 她的下盤蠻結實壯碩。攻下第二座山頭的我心情洋溢到最高點, 現在才下午一點, 拍拍胸脯說:再來一座山也沒有問題!蒼穹下我們走過一片大塊岩石的藍莓小徑來到第三座山頭 Bald, 這季節沒有藍莓, 只見一叢叢的細長枯枝從大岩塊接縫處張牙五爪的伸出來, 盡是冬天荒蕪景緻。從此ㄧ路下坡。

02.jpg 
(圖: 底盤很大的 Giant Mountain)

膝蓋呀膝蓋, 你真是ㄧ種很玄的東西, 怎麼好了卻又還沒好呢?左膝的關節下山沒多久就抗議了, 慘的是下山坡陡, 雖然很想像溜滑梯一樣一路用屁股滑下去 (有些地方積雪厚是真的可以用溜的), 還是有非用到膝蓋不可的地方, 整個下山我都想著那位法拉盛的針灸師, 這次不能在用自然修護力!膝蓋沒有好, 我以後也別想再去拜訪其他的山朋友了!

03.jpg 
(圖: 乾枯的黑莓道)

冬天日照時間短才五點就天黑了, 領隊召集大家並叮嚀戴上頭燈且不要脫隊。在自然界的黑暗中行走不可怕, (在城市的黑巷中行走比較可怕), 但是ㄧ種耐力的考驗。 當下氣氛和當天早上如天壤之別, 沒有嬉鬧聲, 沒有人照相也沒有人停下來看風景, 大家只想趁體力還沒耗盡前快點走完全程。我聞著從自己領口飄出的汗臭味,忍著膝蓋痛, 用大腿使力大力的邁開腳步, 希望步伐大些可以少用點膝蓋。看到遠方出現一點點的燈光心頭就ㄧ喜, 想應該接近馬路了,燈光滅了又只好在腦中對自己說些鼓勵自己的話, 就這樣交互尋回著, 真是磨人的意志力阿。

有人(登山好手肯尼先生) 這時提出城市距離論,說兩哩大概是紐約中城家中走到聖馬克吃拉麵的距離 (跟我講拉麵試想激起我的求生意志嗎),並試著和旁邊剛認識的聊天問你住哪裡你做甚麼? (人家只想專注腳步才不想回答你的問題),然後又問了江先生一個問題 (江先生大概過了五分鐘才回答他,想必他連說話的力氣也快沒有了),就在領隊看著手上的 GPS 跟說我們還剩一哩約五分鐘後,我們居然出山了! 馬路上超黑的一點路燈都沒有,剛剛看到的光可能都是夥伴頭燈的光吧。

04.jpg 
(圖: 下山前最後一張照片,後來就天黑了)

江把佇立在馬路邊的一個小木樁上的積雪拍掉,一屁股兒坐下去,像卸下了千金重似的喘了口氣,然後以老師般嚴肅的口語跟我講: 人嘛,體力就是有一個極限,走這麼久,最後兩個小時膝蓋都快磨壞了,原本是一件健康的事情,反而變成殘害身體.......突然覺得江有點可憐,平常沒有訓練還被我拖著走完全程。伸手摸摸他的頭,跟他說他很厲害 (可是沒用) 他繼續說: 下次絕對不要走這麼久! 我說: 你的感覺和我上次走完 24 哩的感覺是一樣的呀,可是我還是來了,征服高山的感覺是會上癮的。他就沉默了....可能是太累了。

在 Chair6, 和用完早餐的伙伴們一一道別,或許明年的感恩節會再見,或許不會見,那壯碩的山,蔚藍的天,還有十二顆熱愛登山的心,都會跟著我們直到永遠。

Facts:
Distance:
11 miles

Vertical Rise: 5,200ft
Start Time: 7:30am
End Time: 6:30pm

Total: 11 hours

Strawberryfiel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維
  • 真棒的感覺!!
  • 阿維,謝謝你留言
    不然我每次都不知道到底是誰在看我的部落格阿~

    Strawberryfields 於 2011/12/17 05: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