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50)  

今天下著雪,是繼去年十月以來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雪。在一樓大廳等待轎車時,我幫老媽繫好圍巾,戴上毛茸茸的俄羅斯帽和手套,確定她裸露在外的只有兩隻眼睛才肯讓她出門。這種酷寒的天氣我都受不了了,何況我媽。還好我們即將離開這鬼地方,往甘迺迪機場的路上,老媽靜靜望向窗外,說被雪覆蓋的紐約好乾淨好漂亮,還指著皇后區那一棟棟的小房子說好可愛,問我要多少錢? 三四十萬吧,隨便說說,其實你也知道我比較想落腳一塊溫暖的土地。

因為和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人旅行,這次旅行的意義不是離開。那有七隻駱馬居住的馬丘比丘或有茅草島漂浮著地的的喀喀湖,好像都沒有這麼重要了。倒是可以輪流和你們撒嬌,看小山照顧媽媽,看媽媽認識小山,這些小事讓我一想到就打從心底開心起來。所以這次旅行的意義對我,是團聚。

轉機的巴拿馬機場頗似高中時期的萬華商場,兩旁電器商家林立,人潮洶湧。義大利名牌 Ferragamo 雖然挺著高價位, 卻在像賣皮爾卡登的店裡出售。身高不到五呎的老媽問我: 這裡的人怎麼這麼矮,我說你還沒有去過墨西哥哩。我則是聞到一些廉價香水味,並有對巴拿馬妹的衣著品味無法苟同。老媽直說我們來到第三世界了,我說這大概是二十年前的台灣。

小山忘了帶吹風機, 連忙穿梭店家詢問,我們問店員 "Do you have hair dryer?", 烙著鬍子的店員彎下腰在塞滿產品的櫃子中挖了半天,拿出了一個 hard drive 給我們。好吧!發音倒是還挺像,令人啼笑皆非。當初來美國那段鴨子聽雷比手畫腳的慘淡歲月,像是幫我打了預防針,對那種有聽沒有懂的感覺特有免疫力。小山可就沒這麼好調適,號稱會五種語言的他 (有三種是方言),無法和別人正常溝通似乎是大打擊,嚷嚷著要學西班牙文。我則對自己學語文那種一天打魚三天曬網的態度很清楚, 甚麼也沒說, 何況我覺得這樣半聽半懂也還好, 我真是差不多小姐。

終於到了利馬,從早上七點半到晚上十點,我們已經在外移動了十四個小時, 從西岸都可以飛回台灣了。走出機場, 吸了ㄧ口傳說中的髒空氣,結果還好,只是濕黏的程度像極台北。旅行社 (註一) 的人帶我們拎了行李過個馬路來到今晚下禢的旅館 (註二),步行不用一分鐘,這是我第一次住離機場這麼近的旅館, 比從我家走到地鐵站還近!

趁老媽在洗澡的時候,我偷偷問小山, 怎麼樣,第一天還好吧? 和丈母娘一起出門應該皮繃得很緊, 就像我跟公婆出門一樣, 很難放鬆。小山說不會, 我想他脾氣好神經又大條, 字典裡應該沒有緊張這件事。沒想到他加了一句,"你跟你媽好像",我馬上將今天發生的事快速的在腦中播映一變,說 "哪有", 他說 "個性很像","哪裡像?" 才想叫他多做解釋,我媽就從浴室出來了。真的有像嗎? 以後還要好好問他才行。

躺在床上,我希望仍在調時差的媽媽睡好,明天一早還要趕飛機 (註三)呢.......。

 

註一:Kuoda Travel 是好友 Susana 推薦的旅行社, 免費針對你的需求規劃私人行程, 費用包括當地運輸, 旅館, 導遊, 門票, 早午餐等費用, 到當地之後只需付晚餐, 導遊和司機的小費。

註二:Costa Del Sol Ramada 為我們在利馬住的旅館, 極靠近機場, 對隔天一早就要轉機到 Cusco 的旅客是最好的選擇。

註三:Lan Airline 提供從利馬到庫斯科多班往返飛機。

 

 

Strawberryfiel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