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558  

車子在牧場 (註一) 外緩緩停下, 我們嗅到青草和泥土的味道, 這裡住了一群草尼馬和他們的親戚亞馬 (Llama) 與比咕尼亞 (Vecuna)。

草尼馬有張任何人看到都抵擋不住的可愛面孔,不管在利馬或庫斯科,觀光小店或是機場,祕魯人絕不錯過任何販賣草尼馬紀念品的機會。從精緻的木頭雕刻,水彩畫像,貴重銀飾到毛茸茸的玩偶,五花八門。沒有草尼馬的祕魯就像沒有無尾熊的澳洲一樣,令人難以想像。

知道觀光客一看到草尼馬就沒轍,祕魯人也喜歡帶著牠們到各大景點收費拍照。有次在庫斯科一位祕魯婦人懷中的小羊好小好可愛, Pavel 看了則搖搖頭說小羊很可憐, 這麼小就要離開羊媽媽來賺錢。難怪在觀光景點的草尼馬,雖然頭上和耳朵戴了花花綠綠的裝飾品, 卻一個個顯得無精打采的,大概跟在上班的時候的我一樣,腦中一直想著甚麼時候可以回家吃晚飯吧。

牧場裡的草尼馬可幸運了,不但不用離家,還可享受"送菜到客房"服務。拿著蔬菜的我們一穿過柵門瞬間被七隻草尼馬包圍, 我們也不是省油的燈,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一邊餵食一邊引導他們照相, 只顧吃的他們可一點都不賞臉,全靠熱愛攝影的 Pavel 幫我捕捉到許多珍貴的鏡頭。

其中有隻小草尼馬脫穎而出, 他只有成年草尼馬的一半高, 背上的毛還被他叔叔伯伯突如其來的屎尿滴得亂七八糟, 但個子小小的他卻露出傑傲不馴的眼神, 含著一隻稻草像叼根菸似的展現人小志氣高的架式, 在旅客面前定格拍照, 不是我這個觀光客大驚小怪, 連 Pavel 都笑著說他真是一個可愛的寶貝。如果我可以領養一隻草尼馬回家,非他莫屬!

總分不清長得像雙胞胎的草尼馬和亞馬,Pavel 說看腿,腿上有毛的就是草尼馬,沒毛的是亞馬。此外兩兄弟各有長處,草尼馬的毛軟且長適合做圍巾, 亞馬的毛粗且硬,沒甚麼利用價值只好像驢子一樣載重物。突然覺得動物界也注重外表,長得好的只要每天吃吃喝喝長長毛,長得不好的還得做粗活,真是不公平。此外還有四肢纖細身形優雅的比咕尼亞, 毛比草尼馬還要白且柔軟, 被用來做上等布料。

喜愛動物的人總能在動物中投射出自己和愛人的影子。像老媽最常說吉尼的眼神像我, 阿福是臭男生像我弟之類的。看過草尼馬家族後,我覺得每天幫我們母女兩背重物的小山是刻苦耐勞的亞馬, 高貴優雅的老媽是毛很貴的比咕尼亞, 而我這個傻大姐就是愛吃愛玩的草尼馬。之後幾天只要我一叫"亞馬亞馬",小山就知道我又再叫他了。

講到動物非提狗不可。祕魯家家戶戶都養狗, 但這裡的狗真的是養來看家的,你一接近,他們就虎視眈眈漏出牙齒嚇你,盡責得很。所以當 Pavel 聽小山描述紐約人養狗的可笑行徑, 例如送愛犬到狗沙龍, 付錢請人陪愛犬散步, 甚至替愛犬立遺囑等, 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覺得城市人怎麼養狗反成狗奴才,城市的狗太幸福了。

我倒覺得鄉下的狗兒盡責看家, 生活有個目標,城市的狗兒生活漫無目的,等吃等散步等主人,有時叫一下在門外的陌生人反被主人罵, 他們會不會反倒羨慕鄉下的狗兒呢? 老媽若知道我有這種想法一定會說那妳快點跟鄉下的狗兒看齊吧.......

和草尼馬家族的相會時間咻一下就過去了,離開的時候有點依依不捨。如果可以,我希望回憶是這樣的.....

到牧場參觀後, 我幫那隻小草尼馬洗個泡泡澡, 他的身上不再有便便的痕跡, 只剩青草和泥土的芳香, 於是我終於敢拍拍他的背,摸摸他的臉頰,牽他到山頭那片無人的草原玩耍。面對神聖峽谷的朝陽,我開始做瑜珈,從拜日式中吸取日月精華,而他在一旁吃草, 追著蝴蝶,跑累了就在我身旁坐下。山好大,天空好藍,他咕嚕轉的黑眼珠上倒映了山谷的綺麗縮影。做完大休息式,汗流得徹底,微風將我的眼輕輕閉上,於是枕著他白白的, 柔軟的, 捲曲的毛,我們一起進入夢鄉。(註二)

 

(註一)

牧場名稱:Awanacancha Alpaca Farm
Main Place :

Km. 23 Cusco
Pisac Road
Phone : 51 84 203287

Cusco Office :
Fortunato L. Herrera Street, Nº 202
Magisterio
Cusco
Phone : 51 84 253611

(註二) 我想這段回憶應該是以這篇為藍圖而來

IMG_1538

"就是我!"


IMG_1539
 
"正面再來一張!"


IMG_1540
 
"側面再來一張!"

IMG_1544 
"可以拿低一點嗎?"

IMG_1549 
"今天送菜到房服務人員好可愛啊!"

IMG_1562 
"我們是珍貴的長毛比咕尼亞!" 

IMG_1581
"我是優雅的短毛比咕尼亞~"  

IMG_1555想把後面那位 photoshop 掉!

Strawberryfiel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