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795 
旅行的迷人之處, 在於明天不知道會發生甚麼新鮮事。

大一暑假來美加西岸,遠離塵囂一天八小時的騎著腳踏車,當日子一天天過去,時間單位越來越沒意義,沒人問現在幾點,也想不起今天星期幾,每天發生的事件代替了日期和時間,"碰到黑熊的早上", "在麥當勞洗頭的那天"或是"被灑水器吵醒的夜晚", 常想如果不只有在旅行而是每天都有這種感覺多好?

從鹽田開向 Maras 的途中, 老媽再也忍不住窗外青青草園的呼喊,嚷著下車拍照。智者樂山,仁者樂海,我說不仁不智的話就樂大草原吧!你不覺得一望無際的大草原有種特別的魔力,總能抓出躲藏在你身體裡的小朋友讓你忘卻煩腦嗎?一下車我們就忍不住奔向草地中間一次又一次的跳, 每次雙腳著地就會聽到老媽一連串的笑聲,屢試不爽,我覺得老媽好可愛,跳一跳就這麼開心,原來年紀越大碰到草原越是能返普歸真!

小山說他老爸來這裡一定會吵著要躺在舒服的草地上,從坡頂上慢慢滾下來,這又是另一位可愛小朋友的表現了。

上車沒多久,Pavel 請司機大哥停車,遠方似乎走來一縱隊,是祭祀或耕作的隊伍嗎? 當濛濛沙塵逐漸散開,我眼睛一亮,這是布萊梅的大樂隊!好啦我誇張了,這裡沒有貓,狗, 雞,可是有好幾十隻的驢子,棉羊,小豬, 乳牛昂首闊步得從車旁走過,大家不疾不徐保持間距,步伐一致的向前走。我無助得猛按快門,只是再多相片也無法滿足我的心情,因為在台北土生土長的我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多動物一起野外行進,簡直樂翻了!隊伍一過車子繼續前駛,我開玩笑得跟 Pavel 說沒料到今天會碰上這麼多動物, 太滿足了,今兒可收工回旅館了,然後轉頭跟老媽討論找時間去非洲看動物大遷徙,沒想到語未畢車又停住了,前面又來一群!

Pavel 對 Maras 再熟悉不過,爺爺曾是這裡小學的校長且爸媽是老師,當時在鎮上想必也是有名望的人物。曾幾何時因鹽田富裕的 Maras,在大環境的變遷下已殘破不堪。"大家都搬走了"Pavel 說,包括他們全家人,曾經有著一家人美好回憶的西班牙宅院現在是一幢廢墟。我們走了一小段路,鎮上空蕩蕩的,像久沒人坐的椅子,從頭到腳都蒙了一層灰。只有門樑上依稀可辨的豹頭和老鷹雕飾,才證明那段光輝的歲月。

在我們的成長過程中隨手可得甚至被警告不要吃太多的鹽,何以造就一個城市的興衰?鹽之於人就像石油之於車,是維持身體所需的必要能源,Pavel 說拉丁文的薪水 (Salario) 由鹽 (sal) 演變而來,突顯鹽的重要性。而在運輸尚未發達的印加帝國和殖民時代,海鹽得來不易,神聖峽谷的鹽田就像九份金瓜石的金礦或是德州的油田一樣值錢,吸引無數掏客開採。然而隨著運輸科技日益發達, Maras 的鹽田就在經濟市場需求下被海鹽和化學鹽取代。現在的鹽田其實還是有在運作的,採認養耕作制,鹽農可以認養任何空的鹽田,收成的鹽多半則自己使用。

走在山間的鹽田小道別有風味,右逢高山左逢懸崖,回頭是無盡的峽谷,懼高症者不宜。雖逢濕季非收割期,四方形的鹽田邊仍有被蒸發白色結晶,小山彎下腰舔了一口,"很鹹"他說。見多識廣的老媽這時忍不住又搬出 "沒看過大蟒蛇大便"(註一)這台詞,說她去土耳其的時候看的棉堡多麼壯觀多麼漂亮,言下之意這個鹽田真的沒甚麼了不起。這招我媽在夏威夷旅行時用過,我聽得好氣又好笑。

稀薄的鹽無法在艷陽天下顯現雪白的美。但在我們眼前的景色,是幾千年的地層變動使飽含鹽份的土地由海中隆起,又是多少鹽農勞力挖掘的渠道讓山泉水注入,又多少個艷陽天的照射讓鹽田的邊上泛了圈白?她在我的心中還是留下一個獨一無二的位置。

在旅行中無數的景致或許平凡, 但我總懷著感激的心, 感謝當下她呈現給我的面貌, 和在我一旁一同經歷的人。 買了兩包鹽,回去加菜時好想起 Maras 的美景, 和我們三個在田間穿梭的身影。

(註一) 台語發音,意思:這誰沒看過!

 

IMG_1788 
一定要下車照一張的老媽!

IMG_1802 
就這麼不疾不徐得從車窗旁經過

IMG_1805
母羊帶著小羊 

IMG_1809 
驢子伴驢子

IMG_1816
步伐一致的向前走!

IMG_1741 
一月的淡淡乳褐色鹽田

IMG_1757 
邊上才沾有一點白

IMG_1759
漂亮的天然結晶

IMG_1771 

IMG_1777 

IMG_1821 
空蕩的 Maras

IMG_1823 
可愛的印加小女孩

IMG_1827 
象徵勝利的 PUMA 門飾

Strawberryfiel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