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285    
來這前我們頻問 Pavel 要怎麼穿, Pavel 像台灣政府官員般閃閃躲躲不肯給我們正面回應。

"有可能出太陽,也可能下雨"。
"雨會很大嗎?"
"這很難說阿....亞馬遜的天氣,很難預測的。”

總之馬丘比丘雨季時分天氣變化多端,連導遊都敬畏三分不敢鐵口直斷。我們只好著洋蔥式穿衣法帶著雨衣雨傘同行。白天還因豔陽高照而暗自竊喜,下午卻烏雲密佈開始下起毛毛雨,頓時心裡也一片愁雲慘霧。不過整個馬丘比丘倒是被遍地盛開的雨傘雨衣點綴著花花綠綠, 格外熱鬧活潑, 只是古老優雅的氣味立失三分。

這樣明天還要不要爬華那比丘呀? 在旅館的我反覆掙扎著。華那比丘一天只開放四百人, 兩個時段, 早上八點或十點入山, 我們的入山票已拖旅行社備票,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華那比丘不難爬, 兩個小時便可供頂, 只是天候不佳即便供頂也可能雲霧一片毫無風景, 而且把老媽一人丟在山下三個小時也覺得愧疚。但無法親自爬上馬丘比丘已有些遺憾,怎能再錯過華那比丘?這幾年不知為什麼總有想征服高山的慾望,就像小時候到百貨公司看到所有 Hello Kitty 的東西都想買, 現在則是想把征服的高山當做對自己的獎品一山一山蒐集起來。

和小山討論後, 我們把鬧鐘調到六點半, 準備明天先醒來看看天氣再說。

起床時發現老媽已醒著, 我不好意思得對老媽說還是想去山上看看情況再決定要不要爬。 結果小山還在床上賴著, 老媽倒是二話不說馬上起身準備。

清晨的馬丘比丘像是蒙上一層白紗的嬌羞少女, 遠方房舍模糊不清, 每根小草上載著得晶瑩露珠卻清晰可見。會在這時間出現的旅客都是要爬華那比丘的, 大伙兒步伐一致的朝同一個方向走去。途中又看見那幾隻亞馬, 有的還坐在那兒睡著, 有的已經起來吃草, 在這種地靈人傑的地方修身養性, 下輩子他們應該可以成仙了!

到了入山口, 沒有下雨, 只是霧濃。這時反倒換老媽猶豫了, 先是覺得入山口處的休息亭不夠乾淨, 又想著自己待在下面三個小時也是替我們擔心, 然後說服自己 “這個看起來好像不會很難爬!” 最後毅然決然和我們一起入山。我對老媽的體力是有信心的, 她可是每天上著芝山岩餵流浪狗呢!只有小山滿臉愁容, 心想這對母女還真是不是普通的愛硬撐!

怕老媽心臟吃不消, 我們盡量放慢腳步。攀爬的過程中大霧瀰漫, 只有腳下的台階和兩旁的小花小草清楚踏實。突然雲霧一散, 瞥見懸崕下的烏魯班巴河如巨莽般蜷曲盤據在山谷間, 突然想到昨天鎮上的藝廊裡看到的一幅畫, 其中老鷹, 猛豹, 蟒蛇三種動物出現在有馬丘比丘背景的畫面中。老鷹是天, 猛豹是山, 那蟒蛇象徵的一定是烏魯班巴河了。然而就這麼驚鴻一瞥, 大霧又如鬼魅般撲近, 我們再度將視線拉回到微溼的石板地和陡峭的台階。

隨著地勢越來越險峻, 應該快要到頂了。此時成片山壁擋在面前, 已無去路, 仰頭近九十度才能看到山頂, 右方一串陡峭的階梯想必能帶我們直達山壁的頂端吧?  細細碎碎的階梯約百來階, 一階的面積只容得下一雙腳, 一不小心採空後果不堪設想。我上去了, 有點懼高症的小山也上來了, 老媽二話不說也上來了!只是我們高興得太早, 還未到山頂, 走了幾條死路, 只有一個洞窟還沒試過, 三人側著身彎著腰像灌香腸一樣硬是擠入又擠出這個狹長的山洞, 終於, 我們來到了山頂!

山頂只能用一片慘白來形容, 馬丘比丘連個影都沒有。好多早些上來的遊客已在這等了兩個小時不忍返回, 就是期待雲霧散去可親眼目睹馬丘比丘的全貌。哎, 天空何其遼闊你們這些雲朵為何全都擠在這兒? 我忍不住在心中抱怨著, 和小山爬到最高的一個大石頭上拍了合照, 背景一片白, 在懸崖邊以山谷為背景拍了張獨照, 也一片白, 這樣的照片拿回去跟人家說我爬上華那比丘也沒人會相信!等到後來連照相的興致也沒了, 旁邊突然有些騷動, 雲層似乎在移動了, 就像有人吸了一口氣往山谷中間吹氣般, 雲層中間慢慢散出一個洞, 馬丘比丘從中間先探出個頭來, 不久整個身體都看到了, 在華那比丘上殷殷期盼許久的我們忍不住鼓掌叫好, 想必在馬丘比丘上的人也因突然顯現的藍天而雀躍。

這樣的好光景維持不到一分鐘, 一會兒雲層又像綿羊般聚集起來, 馬丘比丘終於消失在視線中。我不貪心, 能夠從這樣的高度眺望馬丘比丘, 即使只有一分鐘也心滿意足了!當時相機正在小山手中, 我接過相機檢視著剛剛的照片, 赫然發現其中一張老媽正伸手矯健宛若蜘蛛人般的攀在大石頭上, 爭相目睹馬丘比丘的鏡頭, 這讓我笑了老半天。下山時心情輕鬆多了, 途中好多人看到老媽都露出驚訝的眼光, 一定想說連老媽都爬上去了, 我們這些幼齒的也得加油才行。

在出關時得簽名以示安全歸來, 老媽的年齡在一排二三十的數字中最顯突出, 媽!我真是以妳為榮!而整路苦瓜臉的小山也露出難得的笑容, 大概覺得把這對固執的母女平安帶回終於如釋重負吧!

中午, 我們在 Pavel 最喜歡的地方野餐。這裡是與華那比丘搖搖相對的梯田。原來Pavel對在這裡幾次  ”夢醒時分“ 的神祕經驗難以忘懷。

“有時候下午很累來這裡休息, 人比較少, 山谷的風吹得舒舒服服的, 很快就睡著了, 最期待的是眼睛睜開的那一煞那 ---” 他說。

只講到這裡, 我已對在山谷間睡去和醒來這兩件事無限嚮往, 想像枕著柔軟的草地, 醒來即見寬廣的天, 轉個身右側的古城矇矇矓矓在眼裡成型, 再轉個身, 山谷中迴盪著得淙淙流水聲如天籟般傳入耳底, 這種醒法豈是天天有。不知不覺我的思緒又陷入之前騎腳踏車野外露營的日子。

就在我一會兒居心揣摩一會兒遙想當年時, 小山居然睡著了。大概是白天被我們母女兩搞得神經緊繃, 現在睡得可香可甜了。穿著紅外套在綠色山谷中打盹顯得特別醒目, 但不論身旁多少旅客經過都吵不醒他。俗語說能吃能睡就是福, ”能吃“是可以在我身上印證, "能睡” 則非江小山莫屬。

不忍叫醒他, 只慶幸我們三人中有他這個能睡的有福之人, 得以體會到在馬丘比丘夢醒時分的魔力時刻了。


IMG_2283
清晨的露珠圓潤宜人

IMG_2301 
華那比丘 回首來時路

IMG_2308 
陡峭直上的石階

IMG_2331 
登頂前得穿過的山洞

IMG_2363
華那比丘最高處

IMG_2368 
我身後的雲朵

IMG_2387 
母女爭相目睹曇花一現的馬丘比丘

IMG_2406

IMG_2397 
華那比丘上的月亮神殿

IMG_2428 
華那比丘上的大石, 左為石階, 右為峽谷

IMG_2431 
如蟒蛇般盤據山谷的烏魯班巴河

IMG_2433 
馬丘比丘和華那比丘的入山章!


IMG_2435
 
終於展露笑顏的小山

IMG_2436
我和引以為傲的老媽!

IMG_2495 
這樣也能睡!

 

IMG_2497 
仰山而睡的江小山

Strawberryfiel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